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白桦

当前位置:新生彩票网站 > 白桦 >
白桦

当我还是一个科员的时候

  时间过得飞快,一周一晃就过去了,我不晓得这周,我也不晓得这个月,甚至去年一年,或者说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。寄居在武陵山一条及不起眼的缝隙里苟且,屈手盘算着拿红本本还剩多少天。整个人,完全不晓得该怎么打发退休前余下的一年多时间,上班没有了半点的心思,完全被似箭的光阴压迫,人一辈子,怎么就这么快?

  但于我自己,看来只能以副主任科员的身份退了。不免感念杂陈,我82年从正儿八经的高校毕业,随即做教师,在那个尊崇知识,尊崇人才的年代,在我县中学教学,或者全州从事化学教学中,可以说有我的一席之地,但教研室股级行政级别,又是业务单位,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府根本就入不了他们的法眼。迄今为止该单位也没出一个科级领导。97年就在行将获得高级职称时,我跳槽改行,混于这个行当,当时一下子就成了科员,收入第二月就掉了四份之一强,之后,之后,

  我身边几位同事,这次终将解决,由衷地深为他们感到高兴。他们都眼见着以科员退休,辛亏这次职级并行及时,总算了却一桩心头一辈子的遗憾。

  职级并行这一党的光辉,终于照射到一部分人身上,甚好甚好,让县及以下在基层工作的人有了一些念想,一个县,那怕就是我们这样的小县,有几个人能提拔上去?别说县处级,就是科局级,运气稍稍差点,祖坟埋得不对点,或者脾气犟点,不看风向点,都有可能直到退休还是一个科员,我一直说,这不仅是工资待遇问题,也是对一个人一生工作的评价问题,同时在我们这个病态的社会,还是一个身份地位认同问题,当我还是一个科员的时候,我感同身受,体会深极了。

  我把一个人一生中最宝贵的那近二十年摔给了我县的教育教学教研,这里用“摔”,是因为那年我从教育上出来时,可以说是“净身出户”,仅以一个科员的身份,以年过40的高龄,教育上一切全部冲零:15年教龄,6年的中级职称,县多次表彰的优秀教师,国家、省学会会员,发表的文章,获奖的论文,在教师中获得的声誉,等等,就像一对年过中年有房有车的夫妻分手,一方空手净身出户。

  很难说,此事好或者坏,我后悔或者庆幸,没法评判诉说,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。如果说满足,我一事无成,票票也少,似有不甘;如果说缺憾,老爸老妈身体好,孩子懂事,贱内贤惠,还有何求?

  年华叫人难忘,那是一个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。在那峥嵘岁月里,最难忘的是老师们的友情,经常见或者不常见的老师们,升上去或者或者仍然在教学第一线的老师们,你们好吗?祝你们身体健康,生活美满,家庭幸福!逝去的老师请安息,进去的老师请保重!现在,全县各中学简陋的校园应该得到极大的改善了吧?,勤奋刻苦学习的少年,你们身在何方?此时此刻,备教辅改考整个教学环节,从眼前一一闪过。想起来了吧?我们的论文评选活动,我们的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30 12:49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ihateaar.com/baihua/8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