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白桦

当前位置:新生彩票网站 > 白桦 >
白桦

里边很多细节是白桦的经历

  “中国历史上优秀的长诗留下的很少。老百姓中流传的多,上升到文学水平的,也就是白居易。我觉得自己70岁以后的作品,在文字等各方面才成熟一些。”白桦说。

  在旅部当宣传员,白桦参加过多次战斗,他说到现在他仍然有士兵情结。“战争对我的冲击,我说不清楚。”他说,他从没有过单纯的狂欢。苦难的经历使他的作品不可避免地带有悲情色彩。

  何谓“成熟”一些?白桦给自己定的标准是:可以给后人留下20年的作品。他写悲剧,是希望警戒后人,可惜作品后来改得比较温和,拍成电影后更温和了。白桦说:“有些作家,认为写作是个人的行为,不需要责任感。我的写作是有责任感的。”

  当然,《苦恋》最终拍成的电影,已经不是黄永玉的纪录片,也不是他个人的专题片,是反映了一个群体,表达了文革后艺术界的共同心声,里边很多细节是白桦的经历。反胡风运动中他被批斗,曾经想过自杀,“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旁边,有一个莲花池,那是一个荒凉的地方,我就想跑进苇荡中去自杀,可是一直被看得很紧。《苦恋》中的主人公在‘文革’时期,逃到芦苇荡去生活,就是源自我的那个想象,实际上也确实有这样的人。”

  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召开的第四次文代会上,白桦做了题为《没有突破就没有文学》的发言。第二天《人民日报》用一个整版发表了他的讲话。这个发言影响之大,是白桦没有预料到的。不但巴金、严文井、冯牧、陈荒煤等前辈作家都给予了首肯,他为此也受到很多大使馆的邀请。德国大使馆邀请白桦和格拉斯对谈,接受德国电视台的访问。

  白桦回答说:“我守望的只剩下了一条底线。”他的底线是,善良的民众不再蒙冤,不再蒙羞,不再蒙骗。这一创作观点,同样体现在他后来的长诗中。

  “不后悔。”白桦的声音很轻,但是无比坚定。他说,如果生命重新来过,他还会选择这么做,但是会审慎一些,思考周到一些。

  白桦的心中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。他不止一次以河流比作文学,“文学像河流那样,是自由的;文学像河流那样,又是不自由的。因为自由自在的河流也会屈从于寒冷的季节,因冻结而停滞;也会屈从于大地的地质活动,被迫陷入溶洞,因局限而成为潜流,很久都会无声无息地埋没在没有阳光的地层下。但是,朋友们!听!河流总在向前涌动着、歌唱着,这就是希望。”

  2013年,《十月》杂志创刊三十五周年的时候,通过编辑、网络和专家等诸多环节评选出一批最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,名单中就有白桦的《苦恋》。白桦觉得很欣慰,颁奖的时候,他却因为生病住院没能去北京。

  白桦的作品,常常使人激情难以自制。他挚恋着自己的祖国,他曾说:“我是一个早熟的热烈的恋人。由于对她的爱,我的生命才充满力量和希望;由于对她的爱,才命运多舛,痛苦不堪;但我永远天真烂漫地爱她,因为我是那样具体地了解她,因为她是我的母亲——我们的祖国!”

  被批判的过程中,白桦收到数以千计的声援信件与电报,某些刊载批判文章的报纸收到的质问信件要用麻袋来装。他们都是来自,和白桦素不相识。一位蒙古族小姑娘来信说:“我知道您是一个历经坎坷的作家,如果您无处投奔,热诚地欢迎您到我们草原上来。我们的毡房里有属于你的一张毯子,我们的毡房里有属于你的一双筷子。”读到这儿,白桦泪如泉涌,他觉得这些足够补偿他经历的所有苦难。他说,《苦恋》有自己经历种种波折后悲凉的情绪。“我认为,人们肯定会像我一样认识到‘文革’是一件很荒诞的事情。那个伤害不是对个人的伤害,而是对国家对民族的伤害。”

  1980年底,根据白桦的电影剧本《苦恋》摄制成的《太阳和人》,又引起一场全国性的大振荡。故事里讲到黄永玉等一大批劫后余生的中国艺术家,经历了各种生活的折磨,但对祖国的爱始终不渝,表达了对祖国的爱,是苦苦的爱恋。

  1981年,举国上下卷入沸沸扬扬的批《苦恋》事件。1981年8月3日,主持召开思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3:41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ihateaar.com/baihua/262/